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失去安全感的社會,更需懂得向傳統揮手告別!另類命理諮商看似邊緣實際卻是主流。
 
首頁歡迎相冊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算命天地
最新主題
開運鹿家族連結
 
  
部落格
 
精選免費資源區
 
 
 

 

讚助廣告A

夜店音樂
 
社會化書簽
社會化書簽 digg  社會化書簽 delicious  社會化書簽 reddit  社會化書簽 stumbleupon  社會化書簽 slashdot  社會化書簽 yahoo  社會化書簽 google  社會化書簽 blogmarks  社會化書簽 live      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夜店花名論壇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觀看訪客統計報表

 


分享 | 
 

 阿爸的腳踏車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fendi
七星太極
七星太極
avatar

女
來自 : 茱莉亞星球
文章總數 : 278
積分 : 1232
注冊日期 : 2009-04-06

發表主題: 阿爸的腳踏車   周六 五月 09, 2009 5:03 am

阿爸的腳踏車

阿爸說:
「沒想到活到五十多歲了,
還要這樣子騎腳踏車載女兒。」


我的阿爸打從我有記憶起,便不開車、不騎摩托車,除了步行外,腳踏車便成為他唯一的交通工具。

由於我有嚴重弱視導致行動多所不便,因此外出都由母親接送,但在母親因人工關節置換而必須住院動手術的期間裡,阿爸的腳踏車便不得已地,被迫在頓時躍升成為我代步工具排行榜的第一名。

母親住院之餘仍不忘擔憂我在家中獨處的危險,於是安排我在醫院陪伴她,好像只要我在她的視線範圍中,她才會有安全感。

在弟弟與妹妹都需上班的狀況下,阿爸在醫院與家中該如何往返就形成一大問題。不過洞燭先機的母親,早在住院前拿了公車簡表給阿爸,如此一來,阿爸僅需將腳踏車騎至公車站牌處候車,坐上公車後便可直達醫院,既省錢又省力,否則,要阿爸搭計程車更是難上加難的。

縱使如此,母親與我卻仍百思不解:為何每次總見父親氣喘吁吁且滿身大汗地走進病房呢?

起初,阿爸總推說天氣太熱或車內沒開冷氣之類的話,但在我們鍥而不捨的追問下,阿爸不得不從實招來,他說:「我是騎腳踏車來的。」

天啊!從台中市區一路騎到榮民總醫院,全是艱難的上坡路段,真不得不佩服他驚人的毅力。

我張大嘴問:「這裡坡陡風大,你怎麼騎得上來呢?」母親則在一旁心疼地說不出話來。

阿爸一副「沒什麼」的神情,笑答:「對啊!所以每個從我身旁經過的人都一直回頭猛看,最後我實在騎不動了,就乾脆下來用牽的。」

我邊聽邊搖頭,阿爸繼續自我安慰說:「不過沒關係,回去是下坡,那就快多了。」

母親及時點破道:「那,你的煞車……」

阿爸大聲的笑著說:「回去的時候,在路上相當引人側目,因為一路上都是我的腳踏車煞車聲。」

母親和我簡直被阿爸給打敗了,但卻又感動於他的痴傻與毅力。

母親出院後仍須休養一段時日,暫時無法外出行動,於是當我必須前往區公所辦理殘障事宜時,阿爸的腳踏車又派上用場了。阿爸欣喜地在腳踏車後座墊上許多毛巾布,以防路面顛簸引起我的不適,然後,父女倆便騎著單車出發了。

一路上,我用雙手環繞阿爸因精神體力的耗費而逐漸縮小的啤酒肚,感受到他後背被汗水沾濕的衣衫,耳邊清晰地傳來阿爸因用力而重重的喘息聲,我抬頭一望,弱視的我竟瞧見阿爸在陽光下閃耀的幾許白髮。

阿爸的說話聲,及時將我帶出那複雜的不忍情緒,他說:「沒想到活到五十多歲了,還要這樣子騎腳踏車載女兒。」

我促狹似地說:「這樣也不錯啊!說不定有人活到五十多歲想載女兒時,女兒還不給載呢!」我不知阿爸內心做何感想,但我確確實實地強烈感受到阿爸藉由腳踏車所傳遞出的深深愛意,那是一個男人對家庭的無悔與付出啊!

父親的手

記憶中的大手,
已不再大,
厚實的掌心也因長期生活壓力而顯粗糙,
每一條紋路都是家庭甜蜜負荷的累積。


我有多久未曾握過父親的手呢?記得應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!

那時,稚嫩無知的我,張著充滿好奇的雙眼,想要探索新奇的世界,而父親的雙手牽引著我,緩慢漸進地跨出屬於我人生的每一個步伐。

那一雙記憶中的大手,溫暖地包住我的小手,但或許是台灣傳統的親子情感比較內歛,自我懂事後,便未曾有機會再握父親的手了。

我在二十九歲時罹患腦瘤,如鵝蛋般大小的腫瘤在切除後,視神經已造成不可彌補的嚴重萎縮現象,我的視力衰退成重度弱視。

出院後在家休養期間,我幾乎得了憂鬱症,鎮日不發一語,呆呆地坐在專屬於我的沙發椅上冥想。

一日午後,煦煦陽光溫暖地照著大地,一片風和日麗,父親因此滿懷關切的神情,小心翼翼地問我:「外面天氣很好,妳想不想到後面的公園走走呢?」

我輕輕地揚起頭,側著仰望戶外的天空,然而除了刺眼的紅光外,我什麼也看不見。我不由自主地嘆了一口氣,無力地說:「怎麼去?我又看不見路……」

父親馬上轉換語調,低聲詢問:「我可以帶妳去啊!好嗎?」

我雖然一動也不想動,卻又拗不過父親的再三勸說,於是,我半強迫式地順從了。

父親自然地握住我的手,一步步緩緩地帶領我走向公園。一路上,父親不斷地提示我路況:「小心!前面有臺階。」、「有車子,靠左走。」、「前面有石頭,跨大步一點。」

父親擔任嚮導的工作,或許擔心女兒因此跌跤,父親的手不單緊握著我,且不時冒汗。

記憶中的大手,已不再大,厚實的掌心也因長期生活壓力而顯粗糙,每一條紋路都是家庭甜蜜負荷的累積。

我反握住父親的手,不捨自己因病為家人帶來的煩憂,便禁不住鼻頭一酸,淚水開始在眼眶裡打轉。

此時,鄰居湊巧從旁經過,親切地打招呼,說:「你們父女倆感情真好,一起來公園散步。」

父親開心地笑了,我相信那是一種親情的驕傲。

我在家人的扶持下,逐漸走出生命中的黑暗幽谷,父親的手,再度帶領我走過原屬我生命的急轉彎,這份來自掌心且不需言語便能體會的溫柔,我深刻地珍惜著。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阿爸的腳踏車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 :: 舞花弄月堂-
前往: